粲者在隅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突然发现我喜欢的人似乎都有一种谜一样的老干部气质

我的面面,我的夜尊,
我的巍巍,我的龙哥。
你们都不许和我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面面!  好看!

迟【丞正/贾正】④

考完试,一身轻。




在黄明昊沾沾自喜的时候,

他却忘了,他的哥哥也是个男人,是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具有非凡实力的男人。它可以软萌,可以可爱,甚至可以对着弟弟撒娇。

但朱正廷绝不是温室里的小白花,娇弱不堪。

那黄明昊为什么会轻而易举地让朱正廷一退再退?

多简单,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因为他是弟弟嘛,是黄叔叔千叮嘱万嘱咐要朱正廷照顾好的弟弟,是把朱正廷从最艰难的时候拉出来的弟弟,是他的小竹马,是他的小森林。

可也仅此而已。

朱正廷从没想过其他的,他在迷茫,也在愧疚。所以他没能及时地推开黄明昊,他不知道这个比他小了六岁的弟弟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他想逃,却又不忍心伤了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孩儿,他们太了解彼此,有些话,还是得交由旁人来说。

慌。

好慌。

黄明昊突然感觉到莫大的恐惧向他袭来,就好像盛夏的花枝,明明开的那么那样繁华,却咚地一声猛然落入地面,砸出了一个大窟窿,还溅出四分五裂的碎片。

尖锐的,血淋淋的。真疼。

他急于去摩挲舔舐哥哥漂亮的锁骨,去抚摸他光洁的后背,甚至不顾一切地想要直接吻上那张薄唇,将它含在嘴里蹂躏,直到听见哥哥美妙的呻吟声溢满整个房间才好。

衣衫在一件件地褪下,皮肤在一点点地露出。

朱正廷使劲推拒着,可每当要挣脱的时候,黄明昊眼中的绝望,和惘然又让他晃神,那是一种莫大的空寂。继而被再次拖回小孩的身下,接受新一轮的抚弄。

“哥哥,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朱正廷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玩偶,需要的时候就摸你几下,不需要的时候就把你放在角落里,任你落下一层足以包裹住内心的灰尘,再在下一次需要你时让你生硬地接受那廉价的愧疚。

谁要他的愧疚。

朱正廷现在只想让他赶快忘掉自己,然后他们可以重新开始,回到以前

那繁花似锦,天真无忧的日子。

Justin,我好累……

“砰!”,门被撞开,范丞丞猩红着眼一脚踹开了门,死死地盯着沙发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他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

“啊!”朱正廷一把推开黄明昊,“丞丞……”这次他没有再犹豫,一双迷蒙的眼直直看向来的人。

朱正廷被散落的衣物绊住了脚,一时不察,马上要狼狈地跌下床去。但范丞丞多机灵,不管此时心里压了多少火气,现在把正廷带走才是最重要的。

好的,我又懒了。
对不起>人<
我有罪

会有点儿像吗?画不出我居老师十万分之一啊!!!

不用怀疑,我就是疯了。

这到底是哪儿来的这么好看的人,我过往的十几年都白活了吧!!~

沈美人的老干部气质简直让我欲罢不能,

我居大人啊!!!停止散发魅力吧~

啊啊啊啊啊!!!

谁能来救救我,最后两张真是笑死我了╯∀╰我能理解为是队友之间的正常影响吗?[狗头][狗头]

迟【丞正/贾正】③

贾正篇

                       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

幼时的他们总在一起。

像一对双生花,形影不离。

后来他们有了隔膜。

双生花,

变成了三人行。

明明是如水的夏天,尝起来却徒剩苦涩。
明明是如歌的爱情,因为谁的胆怯,如今徒剩枷锁。

换宿舍已经好多天了,朱正廷见到黄明昊的次数越来越少。他发现,除了黄明昊越来越冷淡,范丞丞越来越疯皮以外,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好不容易折腾着起了床的朱正廷和范丞丞终于出了房门,门外的黄明昊恰好向他们走来,可也只是斜睨了他们一眼。

他耷拉着眉眼,活像只受了气的猫。心里明明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一下子扯开他们牵住的手,却只是违心地施施然走过,连声招呼也不打。

朱正廷更难过了。

范丞丞更高兴了。

“Justin!”朱正廷突然一把拉住黄明昊的手腕。

“你又干嘛?一天天的烦不烦啊!”黄明昊烂漫的桃花眼里再不见一丝往时的柔情,语气冲极了,仿佛要朱正廷消失他才满意。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有多么渴望他手腕上那温润的感觉多停留一会儿,好叫他早点明白自己对朱正廷的心意,究竟只是兄弟

——还是爱情。

又是那种细细密密的疼痛,朱正廷将指尖嵌进掌心,任凭它划出一道又一道的红痕,这无声的倔强连范丞丞也不曾察觉。他的心好疼,同时还有汹涌而来的疲倦,他觉得他的小孩儿离他又远了几分。

在他面前站着的,究竟是谁?

他不甘心,又不肯相信黄明昊就真的这么讨厌他。

空气里的浮尘模糊了他的眼。

他心中的委屈终于爆发了,一副冷冷的模样,“你就是这么和哥哥说话的吗?公司教你的都忘干净了是吧!”用着一副居高临下的语气。

黄明昊刷的抬起头,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朱正廷,随后竟被气笑了,流转的双眼折射出轻蔑的神色。他好像轻而易举地就拨开了范丞丞牵住朱正廷的手,然后轻柔地,把那个浑身透着娇意的人儿拥进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扣住他精巧的下巴。

“很好,哥哥你不是想要一个跟我谈谈的机会吗?”

“我们这就走。好吗?”

朱正廷被他用的力气吓了一跳,转头望向他的眼睛,黑沉沉的,一眼望不到边,风雨欲来。

朱正廷真的慌了,他好像隐隐约约的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手指被自己心中的猜想吓得直颤,可还是任由黄明昊把他拉进了房间。

范丞丞在原地站着,像座僵硬的雕像,他大口喘着气,牙根被咬的发麻。

他居然没有任何立场去阻止他们,不论是黄明昊的温柔,还是朱正廷的不反抗。说实话,他刚才差一点就要跑上去和黄明昊打一架,最好打的他这辈子都能心甘情愿的退出,再也不来打扰他们。

可他看见了朱正廷眼里的希冀,他还是舍不得。

这边朱正廷被黄明昊粗暴地扯进屋里,摔到软软的沙发上。火冒三丈的小孩儿已经快气得失去理智,此时竟开窍了一样俯身上来,不容拒绝地压住身下这具他依靠了好多年的身躯。

朱正廷的眼角已染上隐密的羞涩,点点晕染开来,渐渐渗透整张绚丽的脸。

斜飞入鬓的眉,如水的,有着丝丝迷离的眸子轻眨着,纯黑如蝶翼的睫毛忽闪忽闪。简洁又漂亮的,高挺的鼻子,一张火红的,能掐出水来的唇瓣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绽开在黄明昊的心尖,挑逗着他心驰神往

这是柔嫩的,泛着淡香的哥哥。

高考加油

那什么,籍籍无名,也祝各位考生高考加油了啊!
[今年数学应该不是葛军出题吧……]
还有,

在高考期间放假的初中生表示真对不起,

我们玩得很开心。😎😎😎

转发微博,寻根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