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五

胶带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从没见过这么大方的小姐姐啊!图里这些东西,除了分装,全都是送的,人超级超级好!!!谢谢您呀! @🎈夏天糖

半夜被阿玺的一张图暴击,我可真是没出息。

但是他真的好帅哦……

他怎么可以这么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他是天使吗?(◦˙▽˙◦)

酱酱酱酱!
感谢 @晚灯 小姐姐寄的分装!
背景是赠送的离型纸哦⊙∀⊙!
开心😁😁😁🌹🌹🌹⭐

绿舟【宇千】(上)

   年龄不符,私设如山,拒绝上升。


     易府的大少爷是个人物。


   
    听易府上的奴才说,在他们少爷十二岁的时

候,就已经初具易老爷当年的沉稳气度。再加

上无论是各代名家,亦或隐世学者,他都能够

谈上一二,着实不凡。府中上下无不对他心服

口服,尊敬有加。


    再加上长相出众,尤其是一双眼睛,狭长的

眼尾拉出一点桃红,晕染在眼角眉梢,简直称

得上是勾魂摄魄。


    偏偏人家还是个清冷的性子,一个眼神过来

,就迷晕了不知多少京城贵女。


    可就是这样的人物也不能抗拒住少年人天生

泛滥的同情心。易大少爷易烊千玺在当年年底

,瑞雪铺满京城之时,从岭南城郊的湖上绿舟

中领回了一个六岁的小孩,取名
   
   

     阿宇


    这天降的缘分可把易夫人吓坏了,激动得差

点儿没当场昏过去,还以为是她家宝贝儿子在

哪个犄角旮旯大显神通自个儿生了个儿子呢!


   倒也难怪。易大少爷平时表现得实在太过于

稳重,太不让人操心了,平日里只会吟吟诗作

作画,在城郊骑骑马什么的,这突然搞出来个

小孩子似乎也并非于理不合。


   易老爷怀里轻轻搂着娇妻,狠狠瞪了儿子一

眼。


    易烊千玺毫不在意地扯开一个温和的笑。


    就这样,小孩儿在易府安心住了下来。他也

终于在第二天得到了一个正式的名字。


    韩宇。


    然而,


    两个半大的少年人熟络起来是很可怕的。


    易府的管家爷爷表示如果他们不把隔壁老刘

家大鹅的毛拔干净,以至于那么活泼的一头呆

鹅得了抑郁症,从此不敢靠近有水的地方;为

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而逢人就说五公主的左手

有七根手指,害得素日里那么温婉的一个小姑

娘杀气腾腾地拿了菜刀就杀进易府,府里的下

人差点成为刀下亡魂;因为一时好奇,而半夜

剪去了府中先生引以为傲的胡子,以至于第二

天先生没了吹嘘的资本,啊不是,反正是给气

得脸红脖子粗,差点投湖等等……的话。


    他是很乐意把那两个小祖宗当做自己亲孙子

的。


    老管家心里想着,恨铁不成钢地哼了一声,

又被午后的难得的温暖熏迷了眼,懒懒地靠在

一旁,乐悠悠地望着远方花田中的两个调皮鬼




    个子较矮的那个着急地踮起脚尖,要把手里

的清艳的鲜花插入眼前人顺滑的鬓发里,个子

较高的也顺从地低下头,温柔地注视着小个子

,笑得灿烂。


   
    少爷似乎很久没有那样肆意地笑过了,领个

孩子回府来也好。


    小个子被他突然一笑迷花了眼,心口怦然一

动,满脸通红。


    花飞满天。


    细碎的阳光掠过易府门前的桂花树,浓郁的

桂花香飘过了京城的十个春秋,当年的两个小

小少年也变成了芝兰玉树的模样。


    花开时节动京城。

初学者,做得一言难尽

傻瓜【坤廷】

“你说你到底为什么呀?”

朱正廷懒洋洋地坐在柔软的沙发里,扬声问道。

“什么为什么?”

窗外的雨水模糊了视线,雨声急乱。

一个男人从厨房静静地回望他,眼里带着笑。

一室冲不散的温暖。

“为什么喜欢我啊?”

———————   分割线   ————————————
并非只有盛夏才有没完没了的邂逅,深秋也一样。

他们的感情并不特殊,就仅仅是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而已。

简单来说——

就是,青梅竹马。

啊不。

竹马竹马。

所以,如今已经大学快毕业了的蔡徐坤霸占着老教授的烟管,装摸做样地吸了两口后,陷入了深深的苦恼当中。

朱正廷到底知不知道我喜欢他啊!

这个故事说来话长,那我就尽量在两分钟之内讲完好啦。

其实就是还在青春期的两个小屁孩儿在当了一年后的同桌之后其中一个小屁孩儿对另一个小屁孩儿起了一些些比较早熟的小想法之后发誓一定要当他一辈子的珍珠糖的幼稚故事。

对√就是这么简单。

累死我了。

于是在见证了周围人成了一对又一对之后,被迫当了整整四年红娘的蔡徐坤(虽然还有朱正廷,但我们正廷并不care)表示不服,他,也要撒狗粮。

  毕业典礼后

傻不拉叽的蔡徐坤捧着一大束精挑细选的,艳红艳红的且傻不拉叽的玫瑰花站在了学校的喷泉旁边。

他实在是挑了个好时间,这个时候的街灯还没亮起温暖的光,喷泉也还没打开朱正廷喜欢的可爱小彩灯,就连金灿灿的枫叶都没有落满脚下。

秋风有些凉了,蔡徐坤打了个哆嗦。

还没到时间,他已经等了一会儿。

正迷糊着,他远远地瞄到朱正廷走来,蔡徐坤一个激灵,差点没忍住转身就想跑,不过还好,蔡小葵没有怂到这种地步。

但是他躲起来了。

啧啧。

反看朱正廷,这两个小朋友连眼尖都这么默契。他就眼睁睁看着蔡徐坤手忙脚乱地躲到了一棵细得要命的小树苗后面,漏出大半个身子和整捧娇艳得……傻不拉叽的玫瑰?险些笑出了声。

不对不对,刚才说什么?

玫瑰?

蔡徐坤他交女朋友了?!

朱正廷莫名心焦,赶忙加快了脚步。

蔡徐坤表示你突然跑过来我很紧张。

“蔡徐坤,”朱正廷一把把蔡徐坤拉出来,眼里冒火,“我不管你是收了谁的花,你不解释清楚咱俩今天没完!”

一脸懵逼的小葵没能注意到正廷语气的不对,就这么傻傻地开了口:“没谁啊,这我给你的。”

朱正廷更火了:“好啊,你这当借花献佛呐 ! ”

小葵更懵逼了

“不不不,你听我说……我跟你表白的。这真不是谁给的……我,我喜欢你的呀……”

之前准备的土味情话一句也没用上

Justin你给我等着

还在毕业舞会上撒欢的黄明昊表示还没有嗨够。

两个人就默默地在静谧的秋风里对视了一会儿,对方眼中的东西一下子就一览无余。蔡徐坤突然就笑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朱正廷赏了他一个白眼,却也止不住微笑。

原来,原来他也喜欢的。

冥冥中,樱花坠湖,震出叮叮咚咚的涟漪。

朱正廷舒了一口气。

天黑了,两个小朋友手拉手要回家之前,是不是还差一个吻呢?

甜丝丝的蜜糖味,沁在深秋的和风里。

蔡徐坤端出晚饭,放在餐桌上。然后解下围裙,走到朱正廷的旁边,一把把他抱起来,然后停下来,像是仔细思考了一会儿。

为什么会喜欢朱正廷呢?

“因为我傻呀。”

笨蛋。

朱正廷嘟起嘴抱怨,

“什么呀~是我聪明好不好……”

然后被蔡徐坤低头亲了一口。

突然发现我喜欢的人似乎都有一种谜一样的老干部气质